[轉載]毒百合與心像深淵——超現實主義戰鬥百合《黑岩射手》簡評(by半眸青璃)



  • 作者:半眸青璃 源地址 2018-2-1

    ​ 百合的核心審美在於純潔、細膩、甜蜜、唯美,關於這一點在之前的文章曾經提到過。然而萬事萬物都有其兩面性,百合當然也是如此。也許有很多百合控沒有辦法接受百合的另一面,但無論我們接受與否,百合的暗面也確實作為一種作品類型而存在著。毒百合,或狂氣或陰鬱或激烈或悖逆,總而言之都是於險中求美,有著致命誘惑,觸之即傷卻又回味悠長。今天要說的就是一部毒百合佳作《黑岩射手》。

    ​ “黑岩射手”原本是插畫師huke在2007年投稿於Pixiv的一個原創角色,後來這個角色被N站知名P主ryo看到後,便創作了一首同名初音曲。歌曲的爆紅讓這個角色有了相當的人氣,以至於後來被買走了版權發展成為一個多媒體企劃,動畫則於2012年播出,由吉岡忍擔任監督,岡田磨裡編劇,今石洋之負責CG部分。

    011d113d30e9d4ba7d.jpg少女與鋼鐵兵器的結合,於矛盾中構築美感

    ​ 單純就動畫來說,《黑岩》算不上什麼優秀的大製作。劇情設定比較有新意,人物刻畫到位心理描寫細膩、戰斗場面3D完成度極高動作流暢觀賞性強,這是它的優點;但8話的容量也使得劇情跳躍性較大,裡世界插敘將原本就不怎麼明朗的故事線進一步割裂,節奏略顯晦澀,理解起來有一定難度。

    ​ 作為百合控,關注最多的當然還是人物關係與百合情感部分。《黑岩》的世界觀分為表裡兩層,表層即是少女們的校園生活、人際關係等,而裡世界,或者稱為心像世界,畫風上有點類似《魔法少女小圓》的魔女結界,奇幻、超現實,是少女們所承受的壓力、傷痛以及內心鬥爭的具現。在這個世界之中,每位少女都有著一個戰斗形態的分身,當本體在現實世界中受到心靈創傷,分身就會以戰鬥的方式來代替本體消解壓力,直至分身戰死,那麼本體心理創傷相關的人與事就會被遺忘,再次回到平和的狀態中去。

    ​ 仔細想想,有點恐怖是不是?

    ​ 五位主角——黑衣麻陶、小鳥遊黃泉、出灰篝、神足優,以及心理諮詢師納野沙耶。五個人之間關係交錯,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執念。

    ​ 麻陶初見黃泉就對那個心靈手巧卻孤僻害羞的女孩子產生了好感,漸行漸近的距離,逐漸打開的心扉……就在黃泉即將接納麻陶的時候,對黃泉有著病態佔有欲的篝卻再次將黃泉緊緊束縛起來,不僅傷害著黃泉,也使得黃泉一次次傷害了麻陶。篝甚至不惜以自殘的方式挑動黃泉的罪惡感藉此控制她,直到在病房外麻陶不顧一切地想要拯救“被囚禁”的黃泉,黃泉終於第一次主動地反抗了束縛著她的篝。黃泉的心掙脫了枷鎖,篝的世界卻崩塌了,心像世界中麻陶的分身黑岩射手斬殺了篝的分身Chariot,篝終於從對黃泉的執念中脫身,同時也主動地“失去”了黃泉。

    0206d378ee71d195a8.png殘酷的“愛”

    034a6663299fac055f.png)佔有欲

    ​ 黃泉被麻陶拯救了,卻也對麻陶產生了一如篝對自己那般的黑色感情,在麻陶與另一位好友優互動時,黃泉變得患得患失,嫉妒又醜陋。而分身被斬殺的篝失去了對黃泉的感情,甚至直言不再需要黃泉,自認為不被任何人需要的黃泉里世界分身死亡主宰覺醒,逐漸開始扭曲崩壞。這一切的背後都有著心理諮詢師納野沙耶的誘導,麻陶的好友神足優同樣知曉一切……過往的傷痛、羈絆的二人、產生感情的人偶、對調的靈魂……

    ​ 看似開朗樂天,與陰霾無關的麻陶;如無機物一般冰冷堅硬狩獵著分身的黑岩射手——少女們的戰鬥終究還是與自己的戰鬥。

    ​ 不得不說,《黑岩》的劇情確實很亂,然而亂未必就值得批評。岡田磨裡在關係構建與心理刻畫方面造詣頗深,劇情雖然千頭萬緒紛繁複雜,但在細膩的心理刻畫與轉折承接方面又都比較到位,那麼這種“亂”也只不過是一種風格罷了,而這種風格則集中體現在麻陶、黃泉、篝三人的關係上。

    ​ 幼時的篝十分依賴黃泉,在黃泉搬家時追逐著遠去的汽車而發生了車禍,明明並沒有傷到癱瘓的地步,然為了把黃泉留在身邊一直假裝站不起來(碰……碰瓷?)。篝不僅對任何想要接近黃泉的人抱有敵意,更是監控著黃泉的一舉一動,甚至不惜在她胸口刻下“愛的烙印”。這樣病嬌的感情究竟算不算愛,我想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認知,而能夠確認的是,篝與黃泉其實都是可憐的孩子。表面上看黃泉一直在忍受著篝的“折磨”,但她又何嘗不是在依賴著篝?也許是斯德哥爾摩情結,也許是別的什麼,在麻陶闖入二人世界之前,篝的確是黃泉的唯一。即便是處在因為嫉妒而崩潰的邊緣,篝也是黃泉最後的精神防線。而麻陶呢?雖然因為逃避痛苦,想要“拯救”他人的執念誕生了黑岩射手,但她身上的陽光卻從來都不是虛假的。麻陶對黃泉,也許只是想要交朋友的心情,然而這份親近對於黑暗中的黃泉來說卻無異於希望之光,拯救了自己的人,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的心情,只是這一切都在狹窄的視野中扭曲了而已。

    04cbd8393df6102846.png宣洩在畫紙上的黑色感情

    ​ 有人說《黑岩》只不過是比較高濃度的友情,青璃並不這樣認為。儘管百合控口中經常提到百合度,但“百合度”也沒有一個嚴格的量化標準,說到底還是很依賴個人感覺的。清楚明白的友情番與真百合番不會有什麼爭議,有些相對曖昧模糊的關係理解起來可能就會有一些差異了。青璃是比較傾向於把《黑岩》認定為百合的,畢竟其中的人物關係與情感非常激烈,諸多病態的黑暗情感如果只是誕生於友情的話未免太誇張了,更何況角色間也不止一次說出了“喜歡”這樣的字眼:

    ​ “因為喜歡你們,因為想要保護你們,因為不想看到你們哭泣的臉……所以才會戰鬥到現在。”

    ​ ——破碎的人偶如此傾訴

    ​ “因為喜歡,因為想要在一起,所以即使受傷也在所不惜。”

    ​ ——浴火重生的少女再次確認著感情

    ​ “我想要傷害你,傷害你,傷害你,但是依然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  ​ ——是對“自我”的接納,也是對一直以來保護自己的那個孩子的誓言

    ​ 有時候,我們對百合度的要求真的沒必要那麼苛刻,自己認為是,它便是。這樣說雖然有點唯心,然而百合本就不是靠著理性去欣賞的事物,唯心一些又何妨呢。

    057a3134c3686a2cf5.png

    ​ 百合之外,《黑岩射手》也涉及了諸多對於青春期心理、人際關係、壓力、創傷等方面的探討。這部動畫的設定中引入了很多心理學概念,比如裡世界的觀感、創傷的具現形式能看出受到了《夢的解析》影響,分身承受創傷這一設定是簡單直接的心理防禦機制,而當分身戰死主體遺忘創傷來源則是自欺性防禦。

    ​ 在那些天生陽光樂天,正能量爆表的人眼中,少女們的心緒難免顯得矯情。也只有敏感纖細,早已習慣傷痛人,才能真正會與故事中那些無聲的吶喊與脆弱的心靈產生共鳴。

    ​ 篝與黃泉將難以面對的事情從自我中剪除來保護自己;優的本體逃避到簡單暴力的里世界中麻醉自己;沙耶通過對優無原則的保護來消解自身的罪惡感;而麻陶,內心不會有一絲陰霾的麻陶,想要讓所有人幸福,想要拯救受傷的心靈,甚至不惜為此斬斷羈絆……不也同樣是一種逃避嗎?

    067fb46893b7d103a1.png被信任之人“背叛”,絕望的優縮進了殼中

    ​ 終局,象徵眼淚的藍色與迷茫的紫色戰鬥著,思念回歸的的淚水讓本已死去的戰士復生,無序的魔方復位,色彩連接著少女們的心匯聚成彩虹巨砲轟開了心像世界間的隔閡……

    ​ 骯髒的顏色,寂寞的顏色,悲傷的顏色

    ​ 即使那樣,這個世界也是美麗的

    ​ 雖然有各種事情各種顏色

    ​ 即使那樣,也要面對一切

    ​ 面對一切,才能漸漸地變成大人。

    ​ 選擇逃避與遺忘,終究不如通過溝通和麵對打開心結,整部動畫只是講了這樣一個簡單的道理。

    ​ 很多時候,故事裡的成長總是那麼的簡單直接,簡單到讓人羨慕。少女們懂得了溝通,接納了自我,有了直面創傷的能力——一切受傷的心靈得到治愈,破碎的感情重歸於好,溫暖,幸福,似乎從未有過一絲陰霾。

    ​ 然而現實中,“直面痛苦,學會溝通”這聽上去雞湯到讓人心煩的一句話,又有幾人真正能夠做到?即便慢慢學會了這一切,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?

    ​ 這個世上最殘忍的事情之一,就是你在故事裡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卻看不到相應的結局。角色們通過嘶吼、擁抱、淚水、嘴炮就能解開的心結,卻足以讓你舉步維艱地跋涉於荒野,直到遍體瘡痍,才能真正明白什麼是“愛”與歸宿。

    ​ 畢竟,沒有幾個人天生就是主角不是嗎?

    ​ 所以我們需要治愈系這樣的作品來保護自己,哪怕只是鏡花水月,自欺欺人的治愈。

    ​ 一邊尋求著夢幻的愛與希望,一邊又被那份“虛假”不斷刺傷。

    ​ 還真是矛盾的做法呢。

    ​ 百合……也是這樣的存在嗎……

    ​ 不明白。

    ​ 完全不明白。

    回過頭來看看,最後還真是越寫離百合越遠,摻雜了太多的個人情感……

    《黑岩》這番,確實有很多感同身受的東西,也是沒辦法的事情……

    既然寫出來了,還是不要推倒重來了(其實是懶),就這樣吧……

    就當是偶爾一次的任性好了(:3_ヽ)_

    <p align="right">(已獲得轉載許可)</p>